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肖时钦老婆粉
韩文清女友粉
小戴奶奶粉
脑洞不大文笔也渣
信奉差不多哲学
文风自由散漫
没什么逻辑可言
拖延症超严重
治不好了

【肖时钦中心向】老铁!来一份变态辣火锅吗?(二)

肖时钦中心向
三篇之二
有孙肖
爆字数了
照例没什么逻辑
有练笔嫌疑,您凑合着看
以上
@夜自听风雨 跟姑娘说声对不起,寒假之前肝不完了,我还有大堆作业没写。

9
接到嘉世邀请的时候肖时钦还摇摆不定。

脑内两个小人吵个不停,要把他的天灵盖掀开。

一个说:“去吧去吧,你好歹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是雷霆制约了你,拿一手烂牌都能打得不错,何况嘉世有孙翔这个新晋斗神,冠军有望啊。”

另一个死命把前面那个拨拉到后面去,说:“不不不,不能去,雷霆是你的家,你忘了郭队的话了?再说叶秋都带不起来的队伍,有什么好肖想的?”

两个小人吵吵嚷嚷,搅得肖时钦不得安宁。

很难选择,一个是家,一个是可能实现梦想的地方。家里很好,但肖时钦不是图安逸的人,他想搏一搏。职业选手的职业寿命普遍不长,像叶秋和韩文清那样能打八年的人着实不多。肖时钦怕,他怕雷霆的夺冠之路还很长,他怕完不成郭彦的嘱托,他怕丧失自己唯一登顶的机会。

结果还是答应了嘉世。

宣布消息的时候,肖时钦的心在打颤。他握拳的手也有点抖,像是应和打颤的心。

雷霆上下一片寂静。

片刻后,副队方学才首先祝福肖时钦:“队长,加油,去嘉世好好打,等着看你拿冠军!”

祝福声接二连三响起。

但肖时钦看得出来,所有人都不愿意失去他,所有人都是勉强微笑。

有四年了,雷霆还是没变。和当初郭彦走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他们不愿自己的队长走得不开心,所以选择自己承受下悲痛。肖时钦一直以为是他对战队和队友贡献的多,现在才明白,战队和队友又何尝不是在默默地付出呢?只是他没看到,只是他到现在才醒悟。

10
离开雷霆的前一天晚上,肖时钦请了假,去当初郭彦去过的火锅店。

他婉拒了队员们给他开告别会的提议,只身一人,像是一个独赴亡途的英雄。

店里的招牌还是变态辣火锅,红彤彤的辣油浮在火锅底汤上,看着有点像地狱里的岩浆,咕嘟—冒出一个泡,咕嘟—又冒出一个泡。

不知是什么原因,肖时钦觉得今天这变态辣的火锅功力不如以往,没那么辣了。

于是夹起一片牛肉,汤水顺着筷子一路滴落下去。唇齿刚接触到肉片的时候还没什么,直到舌头也温温热热地凑上来。麻和辣一瞬间通过舌头传入四肢百骸,是一股说不出来的辣劲儿。

肖时钦摘下眼镜,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喃喃自语:“还是这么辣啊。”

可没办法,肉片已经顺着口腔进了胃里,呛得他直咳嗽,声音喑哑,只能吐出短短的字句。

一切都是他自愿的,不论是转会去嘉世,还是谢绝队员们的好意一个人出来吃变态辣火锅。他没什么好抱怨的,他能做的只有对自己决定的一切负责,无论正确与否。他已经走上了一条没有岔路口的路,向前,向前,才是唯一的出路。

外面的天已经很暗了,路灯陆陆续续亮起来。肖时钦想,该收拾收拾东西了。

第二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

乌云低低地压下来,一时半会儿却也落不下雨,闷得很。

肖时钦望着机场里的雷霆队员,几次张口也没说出什么,最后只憋出来一句:“大家都回去吧,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好好训练。”然后,没了。

机场里提醒安检的广播已经响起来,肖时钦转过身去,拎起行李箱,滑轮在地面上滑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竟然跟火锅烧开的声音出奇一致。

“队长——”身后戴妍琦的声音带点鼻音,小姑娘像是哭了,“雷霆永远欢迎你回家。”

后来肖时钦很疑惑,戴妍琦哪来的先见之明,起码他在那个时候,是觉得嘉世打出挑战赛不成问题,夺冠也就是一两个赛季的事。

11
H市的天气有点潮湿。这让在有炎都之称的W市待惯的肖时钦不太适应。

新闻发布会是早早地开完。肖时钦有大把时间来整理他的行李。

笔记本电脑的桌面还是雷霆的合照,肖时钦觉得不太合适,就换成了戴妍琦给他画的生灵灭。
然后就无所事事。

肖时钦有很久没有过这种空虚的感觉了,这种空落落的不真实的感觉,现在只想找点工作填满自己。

然而什么能做事情都没有。

幸好崔立这个时候过来敲了门问他整理好没有。肖时钦赶忙点头。

之后崔立带肖时钦一一熟悉了嘉世的构造,最后在会议室门口停了下来。

“肖副队,也可以说是肖队了,你也知道嘉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花重金把你请来就是为了管理好战队,还请肖副队多费心了。”

崔立说话很有技巧,他把肖时钦的职责通过两句话中称呼的改变就体现出来,一方面喊肖队是带有讨好的意味,另一方面也暗示肖时钦,孙翔的队长职务就是个摆设,肖时钦才是真正管事的人。

肖时钦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推开会议室的门。

长方形桌子最尽头的无疑是孙翔。

少年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泛着光,眼里是桀骜不驯。锋芒在孙翔的身上太过明显,就像一只满身是刺的刺猬,只要有人稍一靠近就会被扎的遍体鳞伤。

“哎,你就是肖时钦?”孙翔开口问到。

“我是。”

“哦,怪不得打法这么磨叽,就是个温吞的人啊。”孙翔是不太喜欢肖时钦瞻前顾后的战术的,那太拖拉,他可以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敌人。

肖时钦只是笑笑,没说话。

一旁的苏沐橙只顾玩手机,这会听见会议室安静下来才跟肖时钦打了个招呼:“肖队好。”

喊的也是肖队,显然是不承认孙翔这个队长职务的。

“你好。”

肖时钦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对苏沐橙的称呼,喊沐橙太亲昵,喊苏沐橙又比较奇怪,干脆滤去称呼直接答你好。

然后是其他人。

之后肖时钦作为新加盟的副队长说了几句话,无非是好好合作之类的,腹稿早在飞机上就打好了。

接着就是解散各回各屋。

崔立问肖时钦有什么感觉,肖时钦据实相告:“老实说,崔经理,现在还没有什么感觉,要过一段时间磨合期。”

崔立表示明白,送肖时钦到了宿舍门口就走了。
其实肖时钦还是有点感觉的,那就是嘉世不会很好带。但这话显然不适合跟崔立说。

12
职业选手的作息时间还是比较规律,像兴欣全员不分昼夜抢boss的事基本不会发生。

所以肖时钦虽没有张新杰精确到秒的作息,也会在一个大差不差的时间点睡着。

可今晚这个点已经过了,肖时钦还清明的很。

是失眠。

肖时钦从小就有点认床。

每到一个新的环境就得花点时间来适应新床,因为没有人味儿。

还好酒店的床是是常年有人睡,不然雷霆出去打个比赛还得自己带张床,到哪儿就吆喝:“让一让让一让啊,这有张床,麻烦让一下。”

想着想着,肖时钦不禁笑出声来,但又立马意识到这里是嘉世。

于是只好驱除脑中的念想,翻个身假寐。却隐隐约约听见了“笃笃”的声音。

不是敲门声,因为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的。

当然也不是鬼,倒像是从隔壁孙翔那儿沿着地板传过来的。嘉世的隔音很好,肖时钦听不真切。也不敢轻举妄动。像是要肯定肖时钦的听觉似的,“笃笃”声有锲而不舍地响了十余分钟。

肖时钦终于下床去敲了孙翔房间的门。

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孙翔顶个鸡窝似的头发稍微有点戒备地看着肖时钦。

“干嘛?”

“孙队房里声音响个不停?有点打扰人睡觉。”

孙翔沉默了半晌,极不情愿地扭了两下,给肖时钦让出了个进人的空档,说:“我床坏了。”

果不其然,床垫里的弹簧已经暴露出来,根本没法睡人。

肖时钦目瞪口呆。

嘉世虽然降级了,也不至于穷到连个好点儿的床都配不起的程度。唯一的解释只有孙翔自个儿瞎蹦哒把床给捯饬坏了。

肖时钦:果然我对力量一无所知。

“你别管了。”孙翔抓抓头发有点不耐烦的说,丢人的一面给这个刚到嘉世的,尤其自己还不太喜欢的副队看见,孙翔不太爽。

“孙队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睡沙发。”

“额,孙队如果不介意,嘉世的床还是挺大的,睡沙发容易感冒。”

“肖时钦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孙队可以跟我一起睡。”

反正是两个男人,而且嘉世的床的确挺大,肖时钦也没顾虑什么,就直接说了。

孙翔抱着枕头进肖时钦宿舍时还是一脸不情愿,好像在说,这可是你再三要求的啊,不然小爷我根本不来。

看得肖时钦哭笑不得。别看孙翔挺大一人了,本质上还是个三岁的小孩。

托孙翔的福,肖时钦后来没再失眠,一觉睡到大天亮。只是醒了以后看见比他还高上几厘米的孙翔的大长腿横亘在他两腿之间,手臂搭在他的胸上的时候,就算以肖时钦的脾气,脸也有点黑。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翔自从跟肖时钦上过床呸同睡过一张床以后,对这个副队的好感值直线增加。

孙翔只是二,不傻。他知道苏沐橙不待见自己,也知道其他人只是巴结。肖时钦的出现刚刚好,他够耐心,够包容,他能跟孙翔和谐相处,甚至时不时小小地“威胁”一下孙翔。

孙翔也乐的让自己的职位架空,反正肖时钦可以处理好一切,孙翔的目标只是夺冠而已,其他事情,他懒得管也不想管。

13
在嘉世待的时间越长,肖时钦越能感受到人心的涣散。外表还光鲜亮丽,内在却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了。

肖时钦头疼。人心比战术更难把握。

好不容易的一个周末,苏沐橙昨晚就不见了,其他队员也都走的走,有约的有约。

嘉世的外来客就他跟孙翔两个人,两个人都在这个周末闲得慌。

如果说荣耀联盟是一部史书的话,那么嘉世就是这部史书里分崩离析的末代王朝。一个雄才大略,洞古关今的军事家和一个身怀奇功,壮志未酬的江湖少侠纵有再大本领也不能平定这已成定局的乱世。

于是只好尽力。尽力去练,尽力去打,尽力去拼战术,尽力去.....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孙翔说,但肖时钦并不认为这是孙翔大半夜敲他房门把他从床上拽起来的理由。

人是铁饭是钢,可床是磁铁打的呀。

那个时候的孙翔刚发现小事情这个外号,叫的正起劲。甚至很多不需要加称呼的话他都要执拗地在前面加个小事情。

“怎么奇怪啦,小事情,小事情,你看这样显得我俩多亲密呀。”

这样只会显得你比较傻气好不好?肖时钦腹诽。可也奈何不得孙翔。

“小事情我好饿啊,我们出去吃东西吧。我还没跟你一起出去吃过饭呢!”说完就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表情。

时间已经很晚,街上开着门的店没几家。两人找了一家面馆就坐着准备打发了肚里的馋虫。

面端上来的时候热气袅袅,秋天夜里霜重,热气丝丝缕缕地攀上了肖时钦的眼镜,温柔地蒙了一层水雾。肖时钦是重度近视,摘了眼镜与瞎无异。只能等面凉下来。

那头的孙翔发现了肖时钦的窘境,主动凑过来,说:“小事情你是不是看不见呀!我来喂你我来喂你!”

还没等肖时钦拒绝,孙翔就挑了一筷子面送过来,肖时钦顿了顿,还是张嘴吃了。

面还有点烫,汤汁味道浓郁,只是有点寡淡。

肖时钦眯了眯高度近视的眼睛,辣椒瓶在孙翔那边。

“孙队,麻烦帮我拿一下辣椒瓶。”

“哎呀小事情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宇宙无敌帅气的孙翔,辣椒瓶是吧,小事情我给你加啊。”孙翔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嘚瑟,桌子下面的腿一抖一抖的,极有节奏感,带着拿辣椒瓶的手也一抖一抖的,仿若抽搐。

然后,抽搐人士孙翔在给肖时钦加辣椒面的时候,手一抖,半瓶辣椒面洋洋洒洒倾泻下来。

“卧槽?小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手抖,你别生气,我让老板再做一份。”孙翔呆了两秒后迅速反应过来,一时间语速直逼黄少天。

“算了,孙队,应该还能吃。”肖时钦用筷子拌了拌碗里的辣椒面,挑出一小绺,尝了尝。

嗯,幸好H市的辣椒不算很辣,虽然量很多,但还在肖时钦的承受范围之内。

旁边的孙翔看着自己白白净净的小事情面不改色的吃下了加了半罐辣椒面的面条,他敢保证,叶修使出龙回头的时候他都没这么震惊的。

孙翔:果然才是我对力量一无所知。

“小,小事情 你不辣?”

“嗯,不算很辣。”

“小事情你是超人吗!”

“呃,w市的火锅要比这个辣很多。”

14
挑战赛最后一轮开始的时候,肖时钦还是紧张的。虽然经历过不少次的比赛,但从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输了,就是万劫不复。

但肖时钦也有自信,兴欣那边新人居多,战场经验并不丰富,叶修不可能事无巨细的指挥好。因此,肯定会有失误。

个人赛,擂台赛,团队赛,时间哗啦啦的过去。最终荣耀两个字出现在对方屏幕上的时候,肖时钦绷着的心跳一瞬间有了小小的停顿。他早该料到了,在知道嘉世的人心涣散程度后就该料到了。一切终于结束,肖时钦眼底的火焰尽数敛去。

他们输了。

万劫不复。

嘉世从一个创下三连冠辉煌的王朝变成了一支降级队。

观众席上的陶轩怒不可竭,厉声质问孙翔最后连GG都没有打的退出。

孙翔只是重复:“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胜者自然欢呼雀跃,败者一片垂头丧气。

......

肖时钦花了很长时间来复盘这次比赛,来考虑叶修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应该怎么走下去?字字句句缠绕在一起打成一个死结。好像永远都解不开。

屏幕上模糊不清的荣耀两个字,是第三次了吧。

肖时钦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片很蓝很蓝的海,白云像棉花糖,他在海里游泳,却突然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一个劲儿地往下落,呛了越来越多的水,呼吸也越来越微弱,肖时钦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了。

然而孙翔的敲门声将他从梦中惊醒。

“小事情你怎么浑身是汗?发烧了吗?不烫啊?”孙翔用手在他和肖时钦的额头来回贴了几次,体温十分接近。

“孙翔 你怎么看这次挑战赛?”肖时钦突然问。

“有什么好看的,虽然这次输了,但我下次一定能赢回来!让叶修等着吧!”

少年傲气的话语在肖时钦耳边久久环绕,像是无边深海里突然出现的海豚。

等着吗?这样吗?原来还可以再勇敢一点?一切死结都瞬间找到了线头拆分开来,海上的空气咸湿味重,但又无比清新,即将溺死的人儿破茧重生。

肖时钦,该勇敢一点了啊。

tbc
哎呀,我真不知道二翔捯饬床的声音应该用啥拟声词表示。
然后,我居然能码这么多!太感动了。
最后,今天算不算是双更!

评论
热度(39)

© 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