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肖时钦老婆粉
韩文清女友粉
小戴奶奶粉
脑洞不大文笔也渣
信奉差不多哲学
文风自由散漫
没什么逻辑可言
拖延症超严重
治不好了

【6h】肖韩—扶疏

老韩3.31生日快乐!!!!

吹爆我们老韩!!!

文清儿最可爱w

不会写打架但又有需求

于是开始瞎编其中各种技能瞎几把乱放

肖韩已交往设定

第八赛季的事没时间找原著了就根据剧情需要编了编,还望见谅。






————————————————


野图争夺战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只剩8%血量的boss怒吼着打出子弹。枪系野图,产出的稀有材料雷霆有需求,毕竟生灵灭搁在那要养。


目前争夺最有力的两家是雷霆和霸图,轮回来晚了没捞着。按说霸图的主力是拳法家和牧师,犯不着抢这么凶,但不知道怎么了,霸图今天好像吃了枪药似的,拼的比有需求的boss还猛。


肖时钦调整机械师视角略略看了一眼霸图那边领头的拳法家,立即了然。


是韩文清来网游里带队了。肖时钦有些心情复杂的笑了一声,感叹怪不得。


韩文清的拳法家冲的很前,与霸图的牧师并不近,而且,肖时钦一下子就判断出,张新杰不在。那么,依靠人数优势挖个坑然后诱使韩文清跳进去应该不是很难。心下一思索,当即在雷霆的队伍频道指挥:


“围攻前面那个拳法。”


战术指挥接二连三地跳出来,肖时钦又拿出他在比赛中那股子狡猾劲儿,把没了张新杰的韩文清吃得十分牢靠。


“妍琦!冰线牵制!”


拳法开了钢筋铁骨,技能还有2s失效,这个时候再加上一道冰线再好不过。拳法无法逃脱且血条已经见底,霸图的牧师几秒内还赶不到这儿来,元法的攻击技能需要吟唱,让戴妍琦上不太保险。肖时钦看着这个机械师小号机械拳技能点的还挺高,干脆自己上场,还没过到五招,就over了拳法家。


一个机械师用机械拳打死了荣耀第一拳皇,肖时钦觉着挺有趣。


失了韩文清的霸图好像没了领头羊,阵型还似刚才,但犀利的攻击已然不见。雷霆顺利地拿下了野图。


终于打完了boss,肖时钦退了荣耀,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向雷霆队友,拍了拍手说:“今天就到这儿,不久后就是第十一赛季决赛了,虽然我们止步季后赛第三轮,但冠军的目标依旧不变,战队会去观摩决赛,大家各自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


“队长再见!”


“队长晚上一起吃饭啊!”


......


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肖时钦收拾了笔记本也准备回宿舍,手机铃却突然响起来。


来电显示是韩文清。


肖时钦接了起来:“喂?”


“时钦。”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硬,有些刺棱棱的,像清晨刚醒的时候倏忽摸到枕边人扎手的胡茬。“刚才那个机械师是你吧?”明明是问句,却被韩文清念得无比肯定。


肖时钦心下一虚,下意识就要挂电话,刚才坑拳法家坑的有点狠,怕不是来寻仇的?说起来,霸图是不是都喜欢电话轰炸啊,张副这样,韩文清也这样。


“时钦?”电话那头的韩文清催了一下。


“啊?是我,韩队,这,我带自家公会抢野图也什么不对吧?”听见韩文清的催促肖时钦才意识到自己走神的时间有点长,慌忙回了句。


“你没错。”这次轮到韩文清沉默了,但仅仅一会过后,他问:“你觉得我现在状态怎么样?”


“韩队的状态下滑的有点狠。按常规,我不该五招之内结束的。”肖时钦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妥当,但还是如实禀告,毕竟这是韩文清,他不怕把状态下滑的样子暴露出来,他有铁一般的信念。


“嗯。我要退役了,就在这几天。”电话那头韩文清的语气淡淡的,因为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所以也无从揣测其心情。


“那,韩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拒绝了俱乐部那边的邀请,想来w市,到时候接我?”


“蛤?老韩你这?啊,不是,韩队......”


“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喊什么都行。”


“老韩你想好了?”


“嗯。我们很长时间没单独在一起了。”


“唔。”肖时钦答应了一声。现在是第十一赛季,平时大家都很忙,冬休要回家过年,只有夏休有时间聚。第九赛季夏休期雷霆自觉加训,第十赛季夏休作为国家队成员出征世邀赛,而他们第八赛季才确定了关系。


“有两年多了。”肖时钦补充。


“定了五天后的机票,下午三点到。”


“那我去接你。”



都说微草所在的B市堵,w市也堵,而且是人堵车,据说公交车都能开出残影。


肖时钦早早去车库取了车,做好路上堵两个小时的准备了。然而w市的路况啊,真是三月的天——娃娃脸。这次竟然完全不堵,一路畅通的到了机场。


肖时钦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顿时心情复杂,距飞机抵达还有一个半小时。候机室是不能去的,雷霆毕竟是w市本土战队,受到的关注自然多些。


于是只好待在地下停车场。车里光线昏暗,氧气缺乏,肖时钦的脑子有点运转不过来,记忆像考前过知识点似的涌,最终定格在第八赛季他跟韩文清发生交集的那天。



第八赛季常规赛,霸图客场对战雷霆。6:4,雷霆惜败。赛后照例有记者发布会。


今年雷霆刚出道的新人戴妍琦之前经过了王杰希和周泽楷的打磨,现在输了比赛已经不怎么过分伤心难过了,更多的是遗憾和下决心努力的心绪。稚嫩的小脸上是甜甜的笑容,黑得发亮的眼睛里不时闪过古灵精怪的狡黠,是不同于糙汉老爷们的,小女孩子独有的气韵。


记者发布会是些常规问题,肖时钦很快就答完了,领着雷霆队员往外走,却和霸图在选手通道里狭路相逢。


雷霆这边的小姑娘在看见韩文清真人以后双眼顿时射出火一样的光芒,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拽着的肖时钦的衣角,小声叨叨:


"队长!队长!那边就是韩文清前辈?十年拳皇,我第一次见真人!论坛的网友说韩文清前辈有八块腹肌!要不是看韩文清前辈脸凶,我其实想摸一摸,嘿嘿嘿。"


肖时钦本来在好好走路,谁知他家小姑娘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想去摸对家队长的腹肌?!肖时钦双腿一哆嗦,心想,这可不得了,要让小戴注意素质,当个文明人,野蛮要不得的!!!但转过头来再看,哪还有戴妍琦的踪影,再往前一瞅,他家小姑娘竟然屁颠屁颠直直奔着韩文清去了。那架势,就跟情场浪子直直奔着妓院头牌去差不多。戴妍琦有分寸,这点肖时钦还是清楚的,所以他现在倒不用担心戴妍琦真摸了韩文清的腹肌该怎么办,只是怕他家生猛的小姑娘给韩文清留下什么坏印象,那就不太妙了。


倒是不出肖时钦所料,戴妍琦找韩文清拍了合照要了签名以后,就一句谢谢前辈结尾,准备回来了。而肖时钦凌厉的眼刀也已准备就绪。戴妍琦回头了,肖时钦假装十分严厉地瞪着戴妍琦……等等,小戴怎么把头转回去了?她不是结束了?


肖时钦内心一阵蒙蔽以至于忘了收敛假装严厉的瞪眼,而这边的韩文清在对面小姑娘"对了,韩队还能不能再帮我多签几份,我有一个小表弟特别喜欢你!"的兴奋声音中感受到了不远处一道凌厉的目光,他唰唰唰签完名以后迅速抬头,就看见雷霆的队长肖时钦盯着他的……胸部,一言不发。


韩文清蒙逼了一秒以后果断选择反瞪回去。比起肖时钦,韩文清的瞪眼高水平太多了,只一点点的凶狠被成指数爆炸式的放大,仿佛能形成实质,几个字被韩文清的眼睛毫无保留地传达出来:怎么,肖队对我的胸肌有意见?


气氛一时凝固,戴妍琦呆若木鸡。


woc?!他没想到她家队长这么有勇气!竟然能跟韩文清瞪眼。要知道,肖时钦的体重也就刚过120,对于他一米八的个头,着是瘦弱了些,穿个夏季队服都能看到背后突出的蝴蝶骨。但韩文清,瞧瞧那与众不同的队服轮廓明显是被肌肉之神眷顾的男人啊!戴妍琦心里大呼想不到,只是她更没想到的是后来肖时钦跟韩文清竟然在一起了,她家队长还特么是个攻。

……

……

……


回忆戛然而止。肖时钦摘了眼镜,揉揉眉心,静静的坐着发了会呆,然后去抓副驾驶上的手机。屏幕亮度偏高,地下停车场又暗,刺激的肖时钦反射性地眯了眯眼睛,好一会儿才看清时间,还有十分钟。


好久没戴的棒球帽下面是本电竞之家,第十赛季韩文清专访那期,大标题是:五月的风,独家专访拳皇韩文清十年荣耀十年心。


五月的风是Q市著名的城市雕塑,红色的钢铁线条充满力量美感同时又不失柔韧,肖时钦私底下觉得这个比喻实在贴切,就买了一本来收藏。


虽然是夏休期,但并非节假日,机场人不算多,肖时钦宅t和大裤衩的装扮也普通,没引起什么注意,就找了个挺隐蔽的位子,低头给韩文清发起消息来。


"到了给我发消息。"


"已经下飞机了。"


"出了安检左拐直走300米,然后右拐走50米左右,看见自动贩卖机前面两排带棒球帽的是我。"


"到机场来了?"


"嗯,霸图队长亲自莅临检查,当然要接到机场。【微笑JPG】"


w市所有炎都之称,虽然才七月份室外温度也已突破了35°,明晃晃地照的人眼睛疼。Q市临海,肖时钦刚刚查了天气预报,温差着实有点大,就去买了两瓶冰水,心里还想着车子这会得升温到什么程度,一个身影却突然横亘在他面前,稍稍抬起头,果然是韩文清。于是嘴角扬起笑容,问:


"这么快?"


"人少。"


"就一个箱子?准备住多久?"


"到夏休结束。"


"回家看叔叔阿姨了?"


"嗯。"


"w市挺热,喝口水,也没想到你会来,没什么准备,就收拾了下房子买了两个菜,我下厨?"


"……少放点辣椒。"


说话间就到了停车场,车子温度没肖时钦想得那么高,几分钟就降得差不多了,肖时钦系好安全带平稳的上路,结果还没开到五分钟,就遇到堵车大长龙。


"Q市没这么堵吧?"


"嗯,好多了,霸图位置也偏,基本不堵。"


"哎,就w市这路况,只有去跟微草和轮回比赛的时候才有点儿心理安慰。老韩,你什么时候回霸图?"


"我已经退役了,而且拒绝了俱乐部邀请。"


肖时钦方向盘上的手顿了顿,偏头看了一眼韩文清,后者的脊背挺得笔直,侧脸没什么表情,眼睑敛得低,只能望见里边是一团漆黑。车里的温度低了些,肖时钦打高温度,说:


"韩文清不是撒谎的人,我了解他"


好一会儿才传来低沉的回答:"我没有,实话。"


"如果是因为我的话,大可不必。"


肖时钦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硬邦邦的,像一根铁棍。韩文清的心仿佛被敲了一棍似的猛地一颤,肖时钦太聪明了,他猜到为什么了。


外界都说王杰希身上的担子重,但王杰希起码手中的牌不差,韩文清觉得肩上压得最沉的,该是他的恋人肖时钦。中游队水平,队员的个人战力并不强,全靠他把战术揉碎了打带进季后赛,还要承受外界的风言风语。韩文清不是感性的人,跟张新杰的长期相处使他变得十分理智,但一碰到肖时钦,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就轻而易举地崩裂,像炸开一个肥皂泡泡那么简单。


"老韩,世邀赛你都没去呢。"肖时钦淡淡的说。


韩文清长呼一口气,大大方方承认:"是我不冷静。"


"其实不用担心我太累,习惯了,到是你要注意休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打boss那天有什么事吧?那么容易就进了我的套。"


韩文清无声地笑笑。跟肖时钦在一起是很令人放松的一件事,他能关注到很多细枝末节。


"在你跟战队之间犹豫,工作果然不能带进个人情感。"


"毕竟是凡人。"肖时钦总结,"夏休结束了还是会霸图?"


"怎么不回。"


堵了大半天的车龙终于缓慢移动起来,肖时钦踩下油门,滞阻多天的郁结终于疏解,w市的大太阳热烈的如同充满希望的红果果。


未来的路一片光明。


评论(2)
热度(47)

© 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