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肖时钦老婆粉
韩文清女友粉
小戴奶奶粉
脑洞不大文笔也渣
信奉差不多哲学
文风自由散漫
没什么逻辑可言
拖延症超严重
治不好了

【肖戴】甜蜜即事

文不对题系列√

突然诈尸证明我还活着w

小甜饼wwww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农历七月初七,宜表白,嫁娶,约队长出去玩。"戴妍琦在心里足足念叨了十几遍,反复给自己洗脑,然后拨通了肖时钦的电话。


"嘟嘟嘟——"

"妍琦?"

"啊,队长!我我我想问一下你现在有空吗?"

"现在?"电话那端的肖时钦皱了皱眉,"兴欣抢了雷霆的boss,我带了一对人去蹲叶修前辈,正好缺个元法,妍琦你有……"


戴妍琦气呼呼地挂了电话,同时在心里给叶修扎了一百个小布偶人,每个小人上都戳了几根针。辣鸡叶不修!抢我队长!!按罪当诛!!!然后咬牙切齿地摸出一张账号卡,刷进荣耀。


"妍琦?我以为你有事不太方便。"肖时钦一眼认出来那个在雷霆最前方大开大阖,挥着法杖疯狂输出恨不得当吞日使的元法是前几分钟无缘无故挂他电话的小魔女。


"本来是有事的,但一想觉得战队利益更加重要。"戴妍琦这句话后面还跟了几个微笑的黄豆表情,肖时钦盯着那几个眨巴着眼睛微笑的小黄脸,心里无端的生出了一股寒意,赶紧关了对话界面专心指挥去了。


兴欣来的迟,再加上雷霆这边有人数优势和两位职业选手坐镇,boss最终还是被雷霆收入囊中,叶修在附近上发了个点烟的表情就带着队伍走了,干净利落地让戴妍琦以为他们是不是还要赶下个场次的抢boss。


戴妍琦刚拔出账号卡,就收到肖时钦的消息。


"老方抽奖中了游乐场今天的双人票,妍琦你要吗?"


戴妍琦双眸一亮,心潮忽然如钱塘江水般澎湃。


"要要要!好久没去过游乐场了!

"但是我只有一个人

"……队长你陪我去吧!就当做帮抢boss的报酬!"


肖时钦哭笑不得"妍琦,你是帮自家公会抢boss,以前怎么没见你要报酬?"


"我现在想要不行吗,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小时以后肖时钦小朋友我要在游乐场门口看见你哟~"


戴妍琦心情颇好地去换出门的衣服,还不忘给方学才发消息,表示对送游乐场门票行为的满意之至,消息内容是三个大拇指,方学才回了个疑惑地挠头的表情包。









冷。真的冷。冬天的w市寒风凛冽好似下刀子,戴妍琦心疼地抱住自己瑟瑟发抖。


早知道就不图好看穿那么少了呜呜呜,队长也还没来,戴妍琦简直想钻进检票口或者干脆在地下挖个洞跳进去暖和会。


而另一边气喘吁吁赶过来的肖时钦,老远就看见了游乐场门口戴着口罩,上身小羊皮外套,下身短裙棉丝袜,脚上一双跛跟小皮鞋的戴妍琦。好看是好看,只是这种天气……


走得近了,才看清戴妍琦虽然瑟瑟发抖但仍傲然面对风霜雨雪的英雄气概。肖时钦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叹了口气,唉,这倒霉孩子。


"妍琦?怎么穿的这么少?"肖时钦明知故问。


听见声音的戴妍琦不出意外地眼神一下子亮了三个度,不顾跛跟小皮鞋直接使出一个疾跑技能就往肖时钦怀里钻。


"队长队长队长,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出门忘看天气天气预报冻死我了!"


肖时钦被戴妍琦一个猛虎下山(bushi)扑得趔趄了一下,紧接着就感受到一双细细小小的手臂环上他的腰。


肖时钦心中警铃大作。


太近了。戴妍琦细细软软的发丝就贴着他的脖子,呼出的热气一团一团攀上他的脸颊,然后化成丝丝不自然的红晕。他甚至能感受到小姑娘"砰砰砰"的心跳。


肖时钦觉得情况好像不太对。


平常在队里虽然也打打闹闹,肢体接触也不是没有,但像这样过分亲昵的,还是头一回,今天怎么了?


肖时钦僵着没动,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去解环在他腰上的手臂。


"小戴,别闹。"是那种虽然无奈却又无可奈何的语气。


"天这么冷也不多穿两件,还好我今天穿得多。"然后就开始脱下身上的厚外套。


"唉,队长你别……"


"没关系。"肖时钦指了指头上因为刚刚跑过来而沁出的汗珠,"我不冷。"


肖时钦的黑色呢大衣上身后,直接把戴妍琦从头裹到膝盖,小姑娘一边念叨长得高就是好,一边不由分说地抓住了肖时钦的手。


电竞选手的手可以说是全身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了,十分注重保养。戴妍琦摸着自家队长白嫩嫩、滑溜溜的手,要不是肖时钦的手比她大,小魔女差点以为自己牵的是女朋友,而不是幻想中的男朋友。


"队长看在你给我披衣服的份上啦,给你一点小奖励。"


"小……小奖励……是……"肖时钦感受到手上还带点凉气的温度,又想起刚刚怀里柔柔软软的身躯,磕巴的话都说不完整了,"妍琦……妍琦你……我刚刚看见那边有卖奶茶的,我去买一杯!"肖时钦局促地抽出手,迈着急匆匆的步伐钻入了人群中。


气得戴妍琦直想把身上的衣服扒拉下来,再在上面蹦哒两下泄泄愤。


她好不容易做足了心里建设,主动投怀送抱还拉了小手手,结果肖时钦那个二傻子,一点反应没有不说,还借机逃跑!


喵喵喵?她不要面子哒?


戴妍琦懊丧地蹲在街边,生无可恋。


旁边有学生经过,正在背李密的《陈情表》:"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悯臣孤弱,躬亲抚养……"


戴妍琦有一边抠衣服,一边跟着念叨:"生孩六月,慈父见背,生孩六月,慈父见背,生孩六月,慈父见背……"


她只念叨这一句,好像那个"慈父"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不多久,"慈父"拎着一杯奶茶回来了,他挠了挠头,面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小戴,你手有点冷,喝杯奶茶……"


"肖时钦!"戴妍琦堪称粗暴地打断了自家队长还没说完的话,然后心一横,怀着"喜欢就去强奸啊,干嘛要告白,反正还会被拒,大不了进监狱,出来还强奸你"的念头,眼一闭,踮脚就亲上了肖时钦的唇。周围响起一片尖叫声,戴妍琦心里却七上八下,积累的勇气早就在寒风凛冽和"生孩六月,慈父见背"中消耗殆尽。时间轴好似也放缓了进度,一秒,两秒,三秒,戴妍琦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不是紧张,不是害怕,是风太大了,她有点冷。


戴妍琦想,明明之前已经知道了结果,知道队长为什么逃跑,可还是不死心。像溺水的人想抓住那根根本就不存在的绳子,于是拼命用力划水,划到手脚抽筋,力气用尽也不肯罢休,最后只能活活淹死死在河流中,还是她最不喜欢的凄惨死相。


戴妍琦几乎想要痛哭出声。


她从训练营起就追随着这个人的脚步,看他日常在战队训练,看他在比赛中费尽心思地指挥,看他熬夜复盘整理出几个文件夹的战术分析,看他偶尔犯蠢成为全队人这周的笑料。她记着这个人能吃辣,葱姜蒜倒是都吃,一碗热干面,再加上一小笼包子,就是最经常吃的早餐……


戴妍琦也不明白怎么几秒钟的时间她就能想这么多,所谓"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良辰美景难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所谓"生孩六月,慈父见背,""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全都在脑子里滚坚果打僵尸似的过了一通,然后被打包扔去了外太空。戴妍琦只昏昏沉沉的感觉到有一双手抱紧了她,额头上有温热的触觉。


要结束了吗?戴妍琦想。


"妍琦,"肖时钦放开了抱着戴妍琦的手,从戴妍琦身上的呢大衣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挠了挠头,说:"这种事,本来应该我先开口的,但现在也还不算太晚。前两天游戏公司跟我说圣灵灭手链的打样出来了,我问他们能不能在上面加个小法杖,鸾辂音尘的那支。今天快递刚送到,地址填的是战队,我开车去拿再赶回来就有点迟,其实原计划里晚上还定了餐厅,但是既然现在这样,"肖时钦顿了一下,然后笑着开口:"妍琦,我很喜欢你,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戴妍琦呆呆愣愣,反射性地答:"好啊,但是队长你刚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肖时钦:刚拐到手的小女朋友突然变成了傻子,怎么办,在线等,挺激动,呸,挺急的。






方学才点开叫个不停的QQ。看见戴妍琦又给他发了两条消息:一条是两只手握在一起的图片,其中一只手腕上的手链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另一条是"多谢老方的游乐场门票[抱拳]。"


方学才一脸懵逼 什么游乐场门票?图片里另一只手是肖队吧?他就打了个盹,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怎么回事?


评论(3)
热度(35)

© 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