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肖时钦老婆粉
韩文清女友粉
小戴奶奶粉
脑洞不大文笔也渣
信奉差不多哲学
文风自由散漫
没什么逻辑可言
拖延症超严重
治不好了

【戴妍琦生贺24h/6h】喻戴—乱世佳人

5.25戴戴生日快乐!

我是本次生贺的第六棒木瓜选手!

下面由我给您带来一个假装心脏戴和真正心脏喻的谈恋爱故事。

希望喜欢!!!











                  1

  民国初年,军阀割据,天下乱成一团,上海被各个国家强行租借,划分成瓦瓦片片,十里洋场繁华下掩盖的是残缺不堪的凄清。

  

  戴妍琦跟一辆军车狭路相逢的时候,正低头翻着严复的《天演论》。刹车声太过刺耳,她只来得及抱紧书,然后被吓得"吧唧"一屁股坐在地上。


车上下来一位军官,灰蓝色的戎装衬的身材挺拔修长,一副斯文模样。


  "抱歉,小姐,是我的副官开车不小心。"


  戴妍琦疼得呲牙咧嘴,伸手就抓住了军官的袖子。


  "你撞伤我了,赔钱。"


                   2

  喻公馆的固定医生医术十分高明,三两下就给戴妍琦包扎好了伤口,伤势不重,车子本没有撞到戴妍琦,是她自己太紧张,腿一软,扭了脚。休息几天就无大碍。

  

  戴妍琦盯着腿上洁白的纱布,做了五秒钟的心里建设,终于换上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缓慢抬起头,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说:


  "那个,喻,喻将军,我家乡在武汉,我是偷跑出来的。旅舍房间特别小,条件也差……"

  

  戴妍琦还没把打好的腹稿念完,就听见喻文州清亮的声音:


  "戴小姐不必担心,公馆客房很多,可以随便住,福伯是公馆的管家,就住在最边上那间屋子。要是闷了,"喻文州眉眼弯弯,笑得分外温柔,"可以来找我。"


                   3

  戴妍琦的脚两天就好的差不多了,趁着新鲜劲在公转瞎转悠。公馆很大,但是人少,只一个管家,一个老妈子,几个小厮杂役,没什么乐子。

 

  所幸院子里还有几株开着花的粉霞似的桃树,春风掠过,桃花铺满庭院,活脱脱是上好的织锦。戴妍琦瞧着好看,乐颠乐颠地要去折桃花。奈何喻公馆里的桃树顶端优势明显,比别处高上一些。戴妍琦拼命伸手,踮脚也还差着几尺,气得她直抠树皮。


  却正好碰上外出归来的喻文州。


  一枝开得正盛的桃花倏忽出现在戴妍琦眼前。


  "戴小姐刚刚翻着白眼抠树皮的样子真是可爱。"


  戴妍琦觉得喻文州夸的好像不太对味。

     

                 4

  戴妍琦本就是爱笑爱闹的性子,养伤这几天被困在公馆里活泼劲都消磨去了不少磨去了不少。正巧最近有一部《乱世佳人》上映,票房奇高,口碑良好,便拐弯抹角地套喻文州近乎,想出门去看。


"喻将军,今日天气真是可爱。"

"没有那日戴小姐扣树皮的模样可爱。"

"整日待在公馆里岂不浪费了大好春光?"

"戴小姐的笑颜便可媲美春光。"

"呵、呵呵,承蒙喻将军厚爱。"

"戴小姐不必客气,听闻最近上映了一部《乱世佳人》,不知戴小姐可有兴趣?"

戴妍眉开眼笑,短促地舒了一口气。

"那个,不如喻将军一起?"


            5

电影院内黑不隆洞,屏幕上的男女主正深情拥吻。一颗子弹"啪"的一声破空而来,堪堪擦过戴妍琦的头皮,射向放映屏。


"刺啦"一声,放映屏上的男女主消失不见,原本就黑的电影院更加漆黑。戴妍琦摸到了原本放在小皮包里的手枪,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地轻微颤抖起来。


一个温柔的怀抱出现在戴妍琦周身。


"戴小姐,我在。"


喻文州陪着戴妍琦去天香楼吃东西压惊。


脆皮烤鸭脆软弹嫩,藕粉小汤圆软糯甜腻,戴妍琦吃得不亦乐乎。


然而又一颗子弹呼啸而来,"啪"的一声打碎了伙计手里刚要端上来的荷叶童子鸡。


戴妍琦如丧考妣,心里把不靠谱的的狙击手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什么狗屁枪法,赔她的荷叶童子鸡!


            6

连着的袭击未果让喻文州起来戒心。藕粉小汤圆还剩半碗戴妍琦就被强制带回了喻公馆。


一路上戴妍琦委屈巴巴,差点泪落连珠子。


于是喻文州试着活跃气氛。


"戴小姐真是倾国倾城,连子弹都未能免俗。"


戴妍琦觉得这个气氛活跃得真是糟糕,喻文州怕是没跟女孩子相处过。


"喻将军,"戴妍琦悲戚戚地望着喻文州"人们都说喻将军趁乱大发战争财,倒卖军火,鸦片,甚至跟日本人做生意,是真的吗?"


喻文州的眼睑敛了下去,平日里亮着的眼睛突然变成鬼魅般的黑。


"戴小姐,我记得我副官开车撞到你那天,你正在看严复的《天演论》,厚厚的几大本,不知戴小姐看完了没有?"


戴妍琦明白了,她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眼: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对吗,喻将军?"


喻文州没答话,只说:"公馆里还有两罐今年的新茶,戴小姐不妨喝喝看。"


             7

碧绿的茶叶在滚烫的开水里泡开,打着旋沉到白瓷杯的最底部,清香盈满书房。


喻文州放下水壶,把清亮的茶水递到戴妍琦手边。


"戴小姐,试试看,第一口喝下去是什么感觉?"


戴妍琦接过瓷杯,轻抿一小口,茶水还没在嘴里打个滚,就被一口吐出来,"苦。"


"戴小姐虽没有那些沪上名媛的出生、美貌,却胜在真实。第一口茶很苦,那么第二口呢?"


戴妍琦望了望碧青的茶水,犹豫了半秒,还是抿了一小口,这次的茶水没有被吐出来,而是滑进了喉咙。


"咦,苦味没了?"


"戴小姐,"喻文州脸上带着和煦的笑,"不是所有东西都浮于表面。就像喝茶,第一口可能是苦的,第二口可能也是,但第三口必定芳香四溢。人也是,好坏不会写在脸上,晚清大臣李鸿章签了那么多卖国条约,但本不该是他去签的,他只是对要签章的王爷说,王爷,让老臣帮你签。甲午战败,李鸿章去日本签订《马关条约》,日本有个爱国青年朝他开了一枪。李鸿章立即提出要减少赔款来偿还医药费。戴小姐,你觉得李鸿章算是个坏人吗?"


               8

那日喻文州泡的茶实在好喝,戴妍琦喝得通体舒泰,暗搓搓地找喻文州借了茶具自己泡。她现在虽是个无所依靠的女学生,但好歹是大小姐出身,在离家出走前也泡得一手好茶。这是长久不泡,难免生疏。


这是第六杯了,戴妍琦小心地执壶倒水,茶叶在白瓷杯里展开蜷缩的身子,茶叶碧绿,茶汤透亮。戴妍琦一瞧就知道,这茶成了。于是乐颠颠的去找喻文州献宝。


"喻将军,尝尝我泡的茶。"


戴妍琦像一株鲜嫩的小葱挺挺立立地站着,脸上是浅盈盈的笑。有阳光从窗子透进来打在她脸上,细细的绒毛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然而


"戴小姐,你是不是想杀我?"


戴妍琦愣住了,强烈的阳光刺激使她眯起眼睛,没有答话。


于是喻文州换了肯定的语气说:


"戴小姐,你想杀我。杯壁上有白色粉末残留,是毒药。我们看电影,吃饭的时候,狙击手瞄准的是我的心脏,厚厚的几大本《天演论》里挖空藏了枪。"喻文州一步步逼近戴妍琦,用一种很悲伤的语调问,"妍琦,你为什么要杀我?"


             9

    戴妍琦是复华会的成员。一个民间组织的爱国团体。喻文州不择手段的敛财已经被内部成员多次提及,终于有一天:


"戴小姐,组织上有一个任务。"


戴妍琦便被安插到了喻文州身边。


戴妍琦也问过为什么派她去,毕竟她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学生,有人回答:


"喻文州是戴小姐念书的雷霆学堂的投资人,曾经向校长问过戴小姐的情况。戴小姐,我们需要你演一出爱情戏。"


戴妍琦想,这真是悲哀,他喜欢她,而她却想杀死他。


这世间本就真真假假纠缠不清。有整日笑着背地里却一刀一刀剜下人肉来的歹徒,有表面光鲜亮丽内里已经腐烂不堪的老爷太太,有打着正义旗号背地里却尽干些龌龊事情的侵略者。一颗不渝的真心到头来也仅仅只是一颗不渝的真心。


            10

戴妍琦又一次来到了天香楼。桌上是脆皮烤鸭,荷叶童子鸡,时蔬小炒,桂花糕,还有一碗藕粉小汤圆。


喻文州笑眯眯的对戴妍琦说:"戴小姐,上次的饭没吃完,这次我点了同样的菜,希望戴小姐喜欢。就是不知道,这次狙击手会不会也像上次那样埋伏呢?"


喻文州在诱敌上钩。


戴妍琦抿了抿唇,端起桌上的藕粉小汤圆。天香楼的东西真是好吃,即使大难临头了,也还是那么软,那么甜。


街上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枪声,戴妍琦仍旧低头吃她的藕粉小汤圆。


喻文州一步一步走过来,身子前倾靠近戴妍琦,温热的气息就在耳边。


"戴小姐,我很爱你,我以为你会回心转意。"


黑峻峻的枪口就抵在戴妍琦的腰间,喻文州靠得极近,将小手枪隐藏的很好。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对情侣在柔情蜜意。


"戴小姐,藕粉小汤圆里放了安定,很快就会起作用,等一下不会很疼,请放心。"


"戴小姐,再见。"


喻文州扣下扳机。


有血花在枪口绽放。


            11

戴妍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_梦到她小时候阿爹阿娘牵着她的手带她去郊外踏青,梦到她拿着绣花针却怎么也绣不出绣娘那样栩栩如生的图样,梦到她趁着天黑,悄悄提着行李出了门,坐上了南下的客船,梦到她坐在女子学堂里,黑板上是歪歪扭扭的外文以及梦到了,喻文州对她的,所有的好。


戴妍琦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不然怎么本该削心噬骨的疼痛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呢?


她不想杀喻文州,他那么温柔,仿佛跟倒卖军火,鸦片扯不半不点联系。但他必须杀喻文州,华夏大地上三万万同胞正处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中,喻文州干的是卖国求荣的勾当,戴妍琦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而留下卖国贼。


只是,她没能成功。那么也好,她无法想象喻文州死了会是什么样子,不如让其他人替她杀。


            12

戴妍琦没有死。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晚上,周围黑漆漆的,只有床头一盏夜灯发出柔和的光。床边一把椅子,上面坐了一个人,此时正阖着眼睛睡觉。戴妍琦能看见他浓重的黑眼圈。


那是喻文州。


喻文州本来是要死的,可他没死,戴妍琦本来也是要死的,可她也没死。命运像是开了个玩笑。


戴妍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喻文州却蓦然睁开眼睛,看见是戴妍琦醒了,面上立即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妍琦,感觉怎么样?"


嗓音像是被石子磨过般的沙哑。


"我怎么,没有死?"


喻文州一脸哀怨的神色:"戴小姐,你不适合当特工,你是我见过最笨的人了。"


            13

"复华会表面上是爱国组织,实际上是日军控制的暗杀协会。世道动乱不堪,真正人民的军队因为不搜刮民脂民膏,不发昧心财而缺少资金,我借着倒卖军火鸦片的名义却干着光明磊落的事情。戴小姐,你还想杀我吗?"


戴妍琦目瞪口呆,她没想到,喻文州不该死的。


"戴小姐,我帮你假死从日军的魔爪里逃出生天,你要怎么感谢我?"


"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戴小姐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为了什么?"


"为了求学,救国。这是拥有三千年历史的中国,不能让侵略者的铁蹄白白践踏。"


"戴小姐是不是忘了还有什么其它原因?

想不起来了?那我来说,戴小姐当日离家出走是为了逃婚。逃娃娃亲定下的喻家少爷喻文州的婚。"


喻文州拉着戴妍琦的手万分诚恳地建议:


"戴小姐,以后能不能别再乱加什么爱国团体来谋杀亲夫了?"





——fin

因为是定时发的所以忘了打tag

气哭


评论(6)
热度(38)

© 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