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肖时钦老婆粉
韩文清女友粉
小戴奶奶粉
脑洞不大文笔也渣
信奉差不多哲学
文风自由散漫
没什么逻辑可言
拖延症超严重
治不好了

【魏韩】门槛

@游姝 给u!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好说是生贺了
嘻嘻嘻,就当周末礼物吧!
放假快乐!

心机前辈x冷静后生
希望喜欢!











R城重案组新来了个见习刑警,叫韩文清。

这韩文清可不得了,高个,寸头,面皮青黑,一脸凶相,要是再拎袋行李,就是刚从号子出来的重刑犯。



负责接待的小刑警把韩文清领进去的时候,魏琛正靠着皮椅,双腿交叉叠放在桌子上吞云吐雾。烟雾缭绕间,魏琛支棱着那双半阖不阖的眼睛瞥了眼韩文清,登时就被烟呛得咳嗽了起来。

"我说小郑啊,这人直接领去审讯室就行了,怎么还往我办公室带了。"

那边的郑轩苦着个脸,尴尬的解释:
"不是,魏队,这是那个见习刑警,叫韩文清。原来是霸图别动队的,来重案组学学经验。"

"哦,这样,霸图来的啊,这小韩同志长了张让人看见就想交钱包的脸,看来出外勤的难度颇大啊,嗯,既然是来学习的,那就先从基础的练起,"魏琛咬着烟扯着官腔,胡子拉碴的脸笑得仿若一朵菊花,"小韩同志,没问题吧?"

韩文清没吭声。

倒是旁边的郑轩暗叫压力山大,刚来就给人使绊子,他记着霸图没跟他们蓝雨结梁子啊。




魏琛是存心要给韩文清点厉害瞧瞧。

长得凶就算了,但出来吓人就是他的不对了。

不是别动队的吗,正好,拉去做做超负荷的基础训练磨磨锐气。

哼。

魏琛躺在他的皮椅里抱着手臂洋洋得意。

结果没到五分钟就看见了拉着苦瓜脸的郑轩。

"魏队,你还记得三天前来见习的韩文清不?"

魏琛心想,记得啊,老夫刚刚还算计他呢。

"怎么了?"

"他不是做基础训练吗?结果成绩比组里的挺多老刑警还要好。"

"呦,这小刑警了不得啊,还真他妈像个别动队出来的,得,老夫去会会他。"



白色的桌面上整齐的放着两把格洛克。

魏琛还是那副眉开眼笑的架势:"小韩同志啊,听说你基础训练做得不错啊,咱俩来比比怎么样?小郑,你来计时。"

开始的口令声刚冲出口腔还没来得及打个滚,两双修长的手就像安了控制器似的同时开始翻飞。弹夹,枪膛,保险栓,尸解似的全部拆下来又间不容发地安上去,因为已经演练了太多次,只是凭借身体的本能在操作。两人几乎是同时把手枪放回桌上。

魏琛有些惊讶地一挑眉,啧了一声,瞅了眼韩文清,结果就被两道不卑不亢还略带凶气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魏琛活动着手指关节,心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小韩同志,怕是要上天啊。

"继续。"

基础训练一项项比下来,最后到了格斗。

旁边跟着的郑轩又挂了一副苦瓜脸,一副欲言又止的便秘样看着魏琛,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声若蚊呐地提示道:

"那个,魏队,格斗就算了,您也三十好几的人了,磕着碰着不太好。"

魏琛瞪不过韩文清,但瞪个郑轩还是绰绰有余的,当即一个白眼甩过去。

郑轩:……我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

吃了白眼的郑轩也不好再说啥,心有戚戚焉地喊了开始。

一瞬间。

韩文清拳风凌厉,直击命门,魏琛伸手格挡。左拳挡住了?换右拳!向前,向前,向前,韩文清的气势在不断向前中火焰一样攀升。

似乎只要向前,就一切皆可得。

炙热,滚烫。

有一刹那,魏琛眼前的韩文清好像脱去了那身黑色的警服,变成了一个头系红色飘带的拳皇。

该是叫大漠孤烟的。

肚子里没几两墨水的魏琛突然福临心至。



魏琛被逼到了赛台边缘。

韩文清的双腿骤然发力。
piu——
魏琛于是被撂下了赛台
"咔嚓——"

………………



旁边站着的郑轩赶紧跑过来,

"魏队您怎么样?哎呀我都说了别格斗了吧,您还不听,压力山大啊真是。"

"闭嘴。"

魏琛看向台上的韩文清。

小拳皇依旧一脸凶相,察觉到目光以后毫不示弱地回瞪了回来。

魏琛这次的目光不似以往温温柔柔假装老前辈,而是杂了三分狠厉,三分决绝,四分的杀伐果断,是十多年刑警生涯中练就的看敌人的眼神。

韩文清没有退缩。

很好,魏琛想,不愧是别动队出来的小崽子。

"小郑啊,最近那个分尸案安排小韩同志跟一下,妈的,A组真不顶用,两个星期了还没线索,吃干饭的啊!"

"好嘞,魏队我扶您回去歇着吧?"

"不用,呲,哎呀我这老腰呦,"魏琛还没哀嚎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样盯着韩文清:

"我说小韩同志啊,这打也打完了,该慰问慰问前辈了吧?你看为了跟你打架我这腰闪得,哎呦。"

end——

评论(3)
热度(12)
  1. 游姝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转载了此文字
    我滴马鸭!!!爱你!!!❤️

© 土豆丝凉拌木瓜条w | Powered by LOFTER